文章源自:贵阳科威品牌设计

穆菲沉吟片刻道:“其实,那也没什么的,你也别因此就视莫世界为怪物,他或许只是性取向不同而已,同性恋并非人们想象中的变态。”
这点常识她还是有的,吃惊之后转念一想,也觉得这并非不可能发生的事情。
“这我当然也知道!”只不过是习惯性思维在做怪罢了,他也晓得把同性恋者视为变态不但是医学上的错误,还是一种国际歧视,“可我想说的不是这些!你……你怎么还能那么冷静?你难道不担心圣……我的意思是你不是对圣……”
心一急,连话都说不清楚了。世界是否是同性恋还有待讨论,他现在最想知道的是穆菲的心态。如果说穆菲喜欢圣,她就不该是这么平静,可这女人向来都是理智站上风,搞不好内心在泣血也说不定。
穆菲淡然一笑,她知道杨征想问什么。
“如果我为此伤心失意的话,你会安慰我吗?”
“我……”
穆菲转过身盯住他:“你难道不是为了安慰我才追出来的吗?”
杨征哑口无言,这女人的目光太犀利,一眼就看穿了他的心事,他还需要说什么呢?聪明的女人啊,或许真的挺麻烦的……可是偏偏就有人爱找麻烦。
“为什么不说呢?你难道不是为了求证我是否喜欢展圣而来的吗?”穆菲不放过他的任何表情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