嘭的一声巨响。

套间的房门被我一脚踹开,我大步冲了进去,公文包扔在一边,一手拿着手机,一手拿着扳手,直接冲进了卧室里。

我只有一个念头,先揍那个高大鹏一顿,然后再把老婆和他鬼混的照片拍下来,直接申诉离婚。

“高大鹏你个王八蛋,老子今天一定要废了你。”我一进门就是大喊一声。

“老公。”老婆突然惊讶出声,她裹这一条浴巾,腿上的裤袜也被脱掉了,只是她下面睡着的不是男人,而是一个短头发的成熟/女人。

这是一个挺漂亮的女人,身上和老婆一样,只有一条白色的大浴巾。

看上去年纪比她略大一些,圆润成熟的身材透着一抹深深的女人味,胸部在浴巾下露出大半的白皙,似是看到我来了,她直接坐了起来,拉了一条被子盖住了修长的美腿,又一把拉上去遮住了胸口位置。

尽管我突然冲进来,从女人脸上竟没有看出一丝害怕和不安,就像做惯了夜场的小姐。

对,我把她当成了小姐,一个准备和老婆一起,陪高大鹏双/飞的小姐。

我脸色一怒,没想到老婆的下贱,竟然和其他女人一起伺候高大鹏,我直接跑向了卫生间,想要逮住高大鹏,不过卫生间没有,阳台找了一下也没有。

“高大鹏在哪里?”我找不到人,沉着脸怒问。

“让保安上来一下,这里有人闯了进来!”短发女人转身用酒店座机拨了一个电话,冷冷说了一句就挂了电话。

“赵姐,别,他是我老公。”老婆突然拉着短发女人的胳膊,脸露慌乱的哀求道。

“赵姐?你是赵丽莎?”我突然一怔,难道抓错人了?老婆通讯记录里联系的确实是赵丽莎,而不是高大鹏。

我先入为主认为,老婆是用赵丽莎的名字,来掩盖高大鹏的存在。

“还不滚出去。”赵丽莎脸色一沉,冷傲中透着一股让人不容质疑的气势。

“你……”我有些不满,怒瞪了一眼过去。

“老公你先出去,赵姐她……我们惹不起。”老婆抓着我的胳膊,眼神内急的快要沁出泪花,一脸哀求的望着我。

惹不起?

我皱了皱眉,难道这个赵丽莎是老婆的领导?即便如此,又如何,这里又不是医院,何况是医院又如何,老子又不归她管?

我看着老婆哀求的样子,有些心软,即然找不到那个男人,也没必要待在这里,我不爽的瞪了一眼赵丽莎,转身大踏步的走了出去。

“本事不大,脾气倒是挺臭。”赵丽莎蹙眉冷冷说道。

“你!你是个女人,我不和你一般计较。”我气的想要回头理论,望着老婆楚楚哀求的眼神,一甩手出了房间门。

我想抽根烟,捋一捋思绪,到底怎么个情况,搞的我也有些头蒙。

看刚刚房间里的布置,老婆应该再给那个赵丽莎做护理,只不过为什么跑到酒店开房,而不是医院。

会不会赵丽莎只是一个托,还有男人随后就到。

没过多久,一个似是经理的大腹便便的男人,带着几名保安就快步的冲了过来,一看到我,就警惕的包围了我,经理拿着对讲机好似在和下面监控室的人低声说了几句。

我当即有了警觉,知道踹门的事惹麻烦了,不过我也不怕,大不了赔个钱。

突然有两个保安扑过来,抓住了我的胳膊,想要把我带走。

我大声喝道,怒叱他们凭什么动手,大不了赔钱。不过这些人竟是一点理都不讲,死拽着把我往楼下拉。

我竟然挣脱不开,有些客人听到动静,打开房间看到这一幕,纷纷探出头对我指手画脚,我感觉非常的丢人,恨不得蒙着头找个地缝,钻进去。

不过那两个保安却死死的拖着我,我想告诉他们,我自己会走,不过他们还是把我当做犯人一样,往下面拉。

“你们干嘛,快放开我老公。”老婆慌乱的跑出来,想要推开那些保安,依她的力气却是推不开。

老婆的出现和帮忙,更让我感觉自己作为一个男人,非常的丢人。

“行了,放开他吧。”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,就看赵丽莎从房间走了出来,她穿着一件淡蓝色的连衣裙,脚下是一双低跟的高跟鞋,偏保守的穿着,但配上干练的短发,竟有种不怒自威的强大气场。

大腹便便的经理急忙上前鞠躬道歉,看那经理的样子,似是认识赵丽莎,而且颇为畏惧。

赵丽莎看不也不看那个经理,直接走到我的身边,上下打量了我一眼,那种居高临下的眼神,让我感觉非常的不爽和压抑。

不过赵丽莎自始至终就和我说了两句话,但是给我的感觉,比指鼻子骂我,还要感觉屈辱和愤怒。

那是一种不对称的较量,我不知道赵丽莎什么身份,从老婆的口中知道,惹不起。

“赵姐谢谢你了,下一次如果你有空,你再给我打电话。”老婆陪着小心礼貌道。

赵丽莎嗯了一声,头也不回的直接走了。

那个大腹便便的经理赶紧陪着小心也跟着下去了,几个保安看了看,才放下我,直接走了。

“老公你没事吧。”老婆走到我身边,摸了摸我的胳膊和脸,好似怕我受伤。

我感觉很丢人,在这种感觉的左右下,对她的欺骗变得更加的不满,躲过她摸向我脸的手,转身就走了。

老婆喊着我,快步的跟上。

回来的路上我还在气头上,没有理会老婆的解释,到了家里,我气的摔门进了卧室,她自己在外面,一直等晚上七点多做好饭,才进来叫我吃饭。

“老公我知道你担心我,不过我今天只是陪赵姐一起出去做护理,她觉得医院不方便,所以才约我出去的。”老婆坐在床头,一手插在我的头发里摩挲着,一边语气很温柔道。

“我不是不让你出去,但是你为什么对我撒谎。”我叹息了一声,望着温柔坐在床前的老婆,我其实很想她能坦白,告诉我事情的始末,哪怕她是被迫的,只要愿意改,我也愿意给她机会。

查看总目录。。。。持续更新中。。。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